bwin0002传奇网站是全国最大的复古传奇,拥有雄厚的合击传奇玩家进驻并向全网热血传奇玩家招募,是目前最好的传奇网站!

骷髅新开超变传奇私服洞穴10

“哎,真拿你没办法,说吧,什么事。”柳如烟索性也不睡了,坐起来望着穆怜道。“但。。。但我说出来以后,你可千万不能生气。”小怜凝视着柳如烟,看她做如何的反应。柳如烟微微一笑:“小姑娘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了,还没说出是什么事,就先

传世界私服

6217sqc2j1rzfdc.png

“哎,真拿你没办法,说吧,什么事。”柳如烟索性也不睡了,坐起来望着穆怜道。

“但。。。但我说出来以后,你可千万不能生气。”小怜凝视着柳如烟,看她做如何的反应。

柳如烟微微一笑:“小姑娘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了,还没说出是什么事,就先将我诓住。你若说得是好事,是我爱听的事,我自然不生气,可若你骂我或说的是我不爱听的事,却叫我如何不生气!”

穆怜小嘴一努,不高兴的道:“人家也比你小不了多少,一口一个小姑娘长北方传奇私服,小姑娘短的,你真当自己是老太婆了。”

柳如烟又是一笑:“呵呵,就是小一天,小一个时辰那也是小啊。”

“好嘛,好嘛,小就小嘛!”穆怜显然不想把话题往这上面扯。又道:“我说的自然是你不喜欢听的,不然又何必叫你不要生气。”

柳如烟有意逗她,故意板脸道:“这事就怪了,你要说我不爱听的,却又要我不生气,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。”

穆怜撅嘴道:“刚刚还说比我大呢!难道大的就不能让一下小的吗。”

柳如烟一愣,心道:“这丫头到底想说什么。我这样抵她,她都还要说。”当下装着故意失言,伸手按住嘴道:“哎呀,我刚刚怎么把话说满了,看来要是不答应你,我这个姐姐就没法当了呀!”

穆怜听出她言下之意,忙道:“那说好了,你不准生气的。”

柳如烟一副无奈的表情:“知道了,谁让我是当姐姐的了。”

穆怜顿时笑了起来,凑到柳如烟身旁,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睡的正沉的太子,轻声道:“我想让你。。。。让你不要再去找那个人。”

柳如烟就是在聪明,也想不到穆怜会说这个,脑袋里顿时生出千百个疑问:“这小姑娘到底要干什么。”

看出柳如烟的疑惑,穆怜眼眸下垂,低声道:“你去找那个人,太子哥他很。。。。很不高兴。”

柳如烟这下更迷茫了,暗道:“太子不高兴,和你又有什么关系。他是你哥,我也是你姐呀!你怎么只顾他的感受,而不顾我的感受。”刚想发问,一眼瞥见穆怜眼波流转,脑中突然一闪,我怎么这么糊涂,她也是十几岁的大姑娘了。太子相貌堂堂,修为高深,不知有多少女子对她倾心,这丫头看来也不例外,一时心下雪亮,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道:“就是为了太子?”

穆怜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但随即反应过来,又忙摇头道:“也不是,我是怕那人如果真的遭遇不测,你打听到消息会难过的。”这后面的话说的显然有点言不由衷。

柳如烟看在眼里。心中不由陡生感叹,太子对她好,她如何不知道,而且在她心中对太子也甚有好感。可自从遇见了云飞扬,那张鬓发后刚毅的脸就一直在她心中不能散去,那是怦然心动;是欢喜无限;是心惊肉跳;是提心吊胆。总之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完全不同的感觉。让她思之、想之、恋之、望之。她也不想让太子伤心,可要让她放弃寻找心中却又如何放弃的了。

穆怜见她愣愣的出神,脸上如着魔般时而甜蜜,时而忧愁,不知何故,乃轻推她道:“姐姐,你在想什么。”

柳如烟回过神来,摇了摇头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穆怜的话,一眼瞥见不远处的天涯,即道:“你认为天涯这人怎么样?”

穆怜一愣,急道:“姐姐,你怎么提他,难道你。。。。。。”说到这里欲言又止,但后话已表露无遗“难道你看上他了。”

柳如烟提天涯只是想岔开话题,见反而引起穆怜误会,乃变态传奇私服发布网摇着头道:“你想哪去了,我只是觉得他修为高,为人也不错而已。”

穆怜轻舒了一口气,喃喃的道:“他哪有太子哥好。”一时似又勾起了心事,抬头向火把望去,火焰一明一暗的跳跃着,像极了她如今扑朔迷离的心事。太子文武双全,品貌兼优,在穆怜的心中,早对这位大哥生有情愫,但她也知道太子的一颗心全在柳如烟身上,而她与柳如烟又是情同手足的姐妹,这才一直暗藏心中。在她心里,一直将太子和柳如烟当成天造地设的良配,自己固然不想破坏他俩,也绝不允许别人破坏,前面在王茹萍面前生气,也是基于此点。

蓦然间一眼瞥见火把下的洞壁上有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头,其形椭圆,其色圆润富有光泽,心中喜欢,乃站起走过去伸手摸玩,但觉温润细腻,宛若磷脂,便欲将它抓下。五指轻扣,石头纹丝不动,手上便不觉间用上了劲。正使劲间,突觉石英雄合击sf新开头在手中一转,随即身后‘咔嚓‘一声响,急回头,柳如烟已没了踪影。

刹时穆怜一张脸就变了颜色,急向四周望去,众人或睡或寐,哪有柳如烟的身影,当下眼泪就出来了,又惊又怕的对不远处的太子喊道:“太子哥,太子哥。”已是满腔哭调。

太子睡得正沉,模模糊糊听到穆怜喊,睁眼看去,穆怜正泪眼涟涟的望着自己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乃懒洋洋的开口问道:“怎么能?小怜。”

小怜嘴唇颤抖,好不容易吐出几个字:“姐姐。。。。姐姐不见了。”

“啊!”太子顿时睡意全无,‘嗖’的从地上跳了起来,举目往四周看去,确实没见到柳如烟,心中一慌:“她。。。。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?”

穆怜泪眼汪汪的道:“姐姐刚才都还在我旁边,我见这快石头漂亮,就伸手想抓起来玩,谁知我一抓它就自己动了起来,接着就听见身后有响声,在回头姐姐就不见了。”说着用手指了指那块石头,又立即将手收缩了回来,似乎生怕那石头会咬手一般。

听完穆怜的叙述,太子心中‘咯咚‘一沉,好似隐隐意识到了什么,快步上前向那石头抓去。跟刚刚穆怜一样,哪里抓的动。当下又用力扭按,那石块亦是毫无反应。这时天涯听见动静也跑了过来,得知情况后,急一步跨到柳如烟刚刚坐的位置,伸手向地上摸去。只觉触指生硬,宛如生铁。

太子扭不动石头,急又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天涯推开,匐身贴耳于地,听地下的动静,而天涯被推顿时火冒三丈,在后飞起一脚,将太子蹬了个四脚朝天。

这一路走来,两人心中早就互生不满,只因柳如烟在旁,才不便发作。此刻柳如烟莫名消失,生死未卜,心中均是一样的焦急,太子的那一推和天涯的这一脚,无疑激发了两人心中所有的怒火。太子翻身跃起拔出铁剑就向天涯刺去。天涯亦不示弱,挥舞铁剑就迎了上去。转瞬间两人便缠斗在了一起,一时火符飞舞,铁剑生花。那些睡着的人纷纷被他们吵醒,全都围了上来观看。

两人斗不多时,一个红色身影突然闪入两人之间,左手火符逼退天涯,右手铁剑逼退太子。高声道:“大家都睡得好好的,你二人这般以死相拼却是为何?”却是‘铁血盟’盟主天姬。

穆怜在旁早乱的六神无主,眼见天姬到来,急扑过去哭泣道:“盟主,我姐姐不见了,他们两个又打了起来,我。。。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呢!”

天姬看了穆怜一眼,又皱眉看向太、天二人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二人哪有余力去给天姬解释,一被分开就又各自去地面捶打探听起来。只有穆怜抽泣着将自己触摸石块,柳如烟莫名消失的经过说了一遍,但是凄凄戚戚、断断续续的说得也并不十分清楚。

然纵是这样,天姬与周围的人也听懂大半,顿时纷纷猜测起来。一名清瘦的苍月女青年说道:“姑娘,你肯定是碰到了陷阱开关,你姐姐是掉入陷阱了。”

一名健壮的比奇男青年反对道:“那可未必,我看这周围可能还有怪物存在。它们打不过我们,便躲在机关里去。现在乘我们睡觉,就出来偷袭我们。”说着还185无英雄走到洞壁边拍了拍洞壁,又道:“说不定这里面是空的,现在就藏着很多怪物。”

一名灰衣封魔男道士摇头道:“你这话我不同意,当时广场上我们这么多人,有谁看见怪物钻进了机关。再说,要是怪物出来下的手,那如烟姑娘应该是受伤,或者死去,怎可能像现在这样连个尸体都没有。”

“你们这是怎么说话的,现在人家正心急找人,你们却左一句尸体,有一句尸体,真是想把人咒死吗?”王茹萍大嚷着走到穆怜身前,拍了拍穆怜肩膀道:“别担心,如烟姑娘不会出事的。”她为人豁达,素有自知之明,故而白日穆怜虽顶撞过她,她却并没有往心里去。

天姬走到那石块前伸手抓扭了一下,又走到柳如烟所坐的位置摸了摸地面,道:“那石块应是个自锁机关的开关。你不小心触碰它引动了机关。而你姐姐真好坐在机关上面,从而掉进了机关。这种机关开启后,就只能从里面启动才能再次打开。所以现在无论我们怎么搬动石块都不起作用。依我看眼下就只能看你姐姐是否能在里面找到启动机关出来,不然别无他法。”

一听没有办法,穆怜不由‘哇’的一声就哭了起来:“还。。。还不知道机关里有。。。。有什么,呜。。。。。如果。。。如果有怪物,姐姐。。。姐姐她。。。。呜。。。。。”说着竟说不下去。

其实就是天姬不说,天涯和太子两人也都看出柳如烟是掉入了机关。此刻听穆怜说机关里有怪物,心下更急。各持铁剑对着地面一阵乱剁,直恨不得将那机关连根拔起,然铁剑直剁的火星四溅,地面却只有些轻微的划痕,天姬见状摇头道:“这地面是花岗岩,寻常刀剑划不动。”

两人那管那些,依然是一阵乱剁,然而天姬说得没错,地面是坚硬的花岗岩,他们如何剁的开。剁了半天没见成效,两人又用剑尖触地,双臂使劲下按,沿着洞壁角落向下一路划去。想要找出一处空挡,在斜着挖下去救人。然而随着两人一路火花划完整个洞壁角落,依然是花岗岩,这下始知救人无望,天涯悲愤之余一剑砍向地面,铁剑‘当’的一声断成了七、八节小段。太子则更是以拳击地,直打的一双手皮开肉绽,殷殷鲜血和滚滚热泪同时洒落在了地上。

    随机文章
    热门评论
    头条推荐
    最新资讯
    相关推荐